臥室床頭整面墻都貼灰色大理石瓷磚,大理石墻面凹凸有致,優雅空靈,與木制家具的自然溫暖,相得益彰,兩者相遇于同一空間,卻異常協調。睡床不因追求精雕細琢而繁復,不迷戀留白和禪意而過于簡單,在簡化仿古家具的紛繁中,保留了原有的流暢度與線條,含蓄,休閑而不失質感,演繹出慵懶愜意,賦予居家不一樣的情趣。淺灰色的窗簾素雅百搭,創造了一種寧靜與和諧,完成了與自然的交融,清雅的色彩與結構,在紛繁的世界里,煥發出獨特的表現力和持久的生命力。實木地板能自動調節室內的溫度、濕度,具有冬暖夏涼的功效,保溫效果非常好。不管一年四季任何時候,人若坐在木地板上面,會感覺到很舒適,不會有冰涼、冷颼颼的感覺。